we are three

one

你喜欢七点钟的月光还是八点钟的月光?
这不重要,我真的好喜欢你。







(莫名想发情话)

看到自己写的垃圾怎么办,当然是删了它啊

一个脑洞

写出来大概会被打死吧

恨爷出场了,阿网旧情难忘偷偷背着戮世摩罗去找他。被戮世摩罗发现了,然后把阿网杀了。然后戮世摩罗把自己变成阿网的样子,按网中人的方式生活。

无名

离开中原有几年了?

大概三四年?

他站在庭院里,望着月亮。

外国的月亮并不比家乡圆啊。

今天是大年三十。东瀛这边没有过年的习俗,就连饺子也少见的很。

想想正气山庄,他们都应该....在团圆吧。

父亲,大哥,小弟。

自己却孤零零的待在异国他乡。

指不定哪天命就没了。

我死的时候,他们会伤心,也会落泪吗?

从东瀛到中原,隔得不仅仅是一张船票,还有十几年来难以逾越的鸿沟。

下次见面,就不要再相认了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,就像重组修复的不彻底。

Wherever  you may end up in this world, i will be searching for you. 

网中人等我出来如果你还记得我,别说打一顿,打一辈子我都愿意。

空网小段之我喜欢你


ooc注意。
这段写的不是很顺手,略生硬。有时间再修。
原定结尾并不是小树林。
我也不知道怎么写那里去了。

公子开明教了戮世摩罗一个英文单词。

戮世摩罗只听了一次就记住了,还不许小明再跟别人讲这个词,不然就....(小明的戏份我没看,各位请自行斟酌)

不巧网中人公派任务出门大杀四方了。这几天戮世摩罗自己一个人把这个单词在嘴边念来念去,反复斟酌该怎么和某人开口。

别看网中人经常一言不合就家暴,其实戮世摩罗和网中人感情很好。但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你,我很爱你这种肉麻的话。他们目前交流感情的唯一方式就是——家暴。

戮世摩罗很苦恼,两人明明都那么喜欢对方,为对方出生入死的事都干过,结果却连一句我喜欢你都没有说过,因为两个人都不好意思开口。戮世摩罗心想,阿网你怎么可以这么害羞!这种事情主动一点嘛,我也很害羞的好不好。

半个月后,网中人公派回来了,一身煞气。平静的脸上不见凯旋地兴奋和喜悦,戮世摩罗蹭上去,网中人难得没有像平常那样露出不耐烦的神情。出去这么多天,他也是很想戮世摩罗的。

戮世摩罗拉住他往一边没人的地方走,网中人现在没事也就由他拉着走。俩人走到了一片小树林,找了块大石头坐下。

戮世摩罗看着网中人,他想拉拉阿网的手但是不好意思,他们俩之间除了家暴都没有这么亲昵过。

戮世摩罗只好干硬的开口,问阿网任务顺不顺利啊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。网中人看了他一眼,俩字,没有。戮世摩罗一口噎在嗓子眼里,平常那么能嘴炮,现在看着喜欢的人,却什么却也说不出来。

网中人叹了一口气,幽幽地开口,但是我很想你。戮世摩罗表面没什么动静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。他凑近阿网耳边,轻轻说了一句,你是我的soulmate。

最终俩人还是没能把我喜欢你互相说给对方,但是感情这东西,不是用嘴,是用心。戮世摩罗对网中人的感情和网中人对戮世摩罗的感情,俩人早了然于胸。

牵着小手回寝殿~

注 : soulmate,灵魂伴侣。

坑了的空网段子

脑洞禁止二次修改,上传。
ooc。
为什么我一学习就会有灵感,就想写东西?
这次我决定不写完,坑了。

戮世摩罗偷偷在后腰处纹了一个小蜘蛛。张牙舞爪的,看起来很凶。戮世摩罗很满意,雀跃地对着镜子使劲照。

但是他一想到网中人看见这个的表情,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没敢告诉他。晚上睡觉也遮遮掩掩的,非得要关了灯再洗澡脱衣服。惹得网中人又打了他一顿。

挨了揍的戮世摩罗老实地躺在床上,身边传来阿网平和的呼吸声。戮世摩罗动了动,把手悄悄从阿网手里挣开,摸了摸自己的后腰。

嘶,疼啊,戮世摩罗龇牙咧嘴地小声呼痛。他白天刚刚纹的,整块皮肤现在都还是通红的。刚才还又被阿网凶了一顿,戮世摩罗已经尽力护着这块了,但多少还是有点波及到。他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免得被阿网发现。戮世摩罗心里苦。

戮世摩罗蹑手蹑脚地爬起来,去外面找药,不然这样疼下去,他今天晚上就别想睡了。